协同办公系统  
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新闻搜索 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> 文化园地 >> 文学长廊
【致敬抗战老兵】听爷爷讲那过去的故事
日期:2017-8-17 作者:邓秀丽 点击数:358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昭和天皇通过“玉音放送”《终战诏书》,宣布无条件投降。这一天,在当时年仅18岁却已从军抗战4年的浏阳小伙邓杏生眼里,是怎样的一番情景?72年后的今天,90岁高龄的抗战老兵邓杏生向他的孙女、民革党员邓秀丽回忆起他的“1945年8月15日”……

夏日雨后的傍晚,空气中透着一丝清凉。晚饭后难得的清闲,我跟爷爷提议用轮椅推他出去散散步。爷爷起初不肯,我知道他不是不愿意,他就是怕麻烦我,总是说我白天上班一天辛苦了。话说间我已跟他把轮椅推了出来,拗不过我,爷爷颤颤的坐上了轮椅。

走在宽阔干净的村庄柏油马路上,看着两边一栋栋整齐干净像别墅样的房子,爷爷不禁感叹了起来:“两年没到这里来,真想不到家门口都变得快认不出了……那时候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哪里还能想到有今天哦,你看,那里就是樟树岭,在那里打过鬼子呢......”从小到大听爷爷讲抗战故事长大的我,随着爷爷一拉开话匣子,抗日战争的历史画面又浮现在我眼前了。

民革党员邓秀丽和爷爷邓杏生

今年90高龄的爷爷是一位国民党时期的抗日老兵,小时候家里有三兄妹,但是妹妹在很小的时候就得病夭折了。“那时候这一片都种豆子,耐旱,还有一担豆子可以换四担谷,小时候跟着你老奶奶后面捡豆子都是边捡边哭,因为没鞋穿啊,脚丫子都被豆桩刺得血淋淋的”。听到这话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对比现在小孩子的童年生活,真是无法感受那种场面是什么样的。

“老爷子,你现在就好福气啦,有孙女推着你散步。”话说间我们已来到一堆散步的乡亲当中,周围人都知道爷爷当年跟日本人打仗的故事,似乎又来了兴趣,“来给我们讲讲打鬼子的故事啰。”爷爷浑浊的眼睛注视着前方,似乎在回忆着那个炮火烽飞的年代。

“14岁我就进了游击队,本来是不要我的呢,要16岁才能去,但排长看我人精(机灵),也能吃苦,就收留了我,哈哈,没想到以后还跟排长成了亲家,就是你外公”,爷爷说到这里,脸上笑起满脸的皱褶。“刚当兵那时连鬼子的三八枪都背不起,只能背着刀跟在排长就是你外公后面当勤务兵,你外公那时候好厉害咯,人又高大,又有本事,三个月后跟着他打了一仗,我缴获了鬼子一把冲锋枪,以后就天天练枪耍刀,反正就想着要去打鬼子,那时候哪里讲怕哦,满心想的就是早点上战场杀鬼子。

我们还有个总司令叫廖义华,好威风呢,我当时进游击队的时候才400人,一年不到就发展到1200多人了,廖司令打仗很厉害,胆子又大,经常敢和日本人正面干。平江县城、长寿街、春华、永安、沙市等很多地方我们都跟鬼子打过仗。

有一次在新龙桥,我们跟鬼子打了一天,鬼子有一百多人,我们只有五六十人,他们用炮打,但不敢进山,我们虽然武器不好,但熟悉地形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基本上拖他们两三天也能干掉一部分。那次在大樟树,我们十几人伏击鬼子五六十人,一排枪下去就干掉他们十几个。等鬼子山炮和机枪一响,我们就跑得没影了,害他们放好多空枪炮,鬼子只气得。我们在岭上放两把枪,用绳子连着,鬼子一到跟前我们就拉绳。鬼子又架枪架炮,我们又绕到他们后面去了,打鬼子屁股。

这样的伏击,我们大都会成功,也跑不了几个鬼子。日本小鬼子个子矮脚短,但很会爬山,就像兔子一样。他们会打滚,手和脚卷成一团像个球,在草地上可以滚来滚去。所以呢,打伏击我们一般不在他们正面打,在后面打,这样一打一个准。

那个时候,我们还不缺弹药,山洞里藏着,有一些正规军兄弟牺牲后也留下很多。还有意思的是,我们廖司令和美国人关系好,经常有美国飞机给我们空投,小炮啊,呢子大衣、机枪、食品和罐头什么的都会有。

还有个叫邓金砖排长的,他杀起鬼子来那像剁萝卜,那次在平江他一下就干掉19个鬼子,记得他是一手拿枪一手吹号,或者一手拿刀一手吹号。我们都叫他神枪手,我也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,也打了好多鬼子。不过我当时还是小了一点,但也数我最机灵,通讯不方便,我就大部份时间负责送信、送子弹。能在豆子地里飞快地跑,联系各个游击队怎么围怎么堵怎么逃,也立过一些功呢”,回忆起抗战打鬼子的故事,爷爷总是显得精神百倍,一点都不觉得累。

“但那时候也惨呢,有时都看到河坝圳里的水流得都是红色(鲜血染的),为了埋那些被炸得牺牲的战友,手刨坑都刨出好多血来。”爷爷说到这里,声音低沉了下去,他在怀念那些死去的战友了。

“这种仗我们也打了两三年,一直打到日本鬼子投降的那一天。我还记得鬼子投降的前一天,我们还在跃龙跟他们打了一仗呢,那天我们吃了点小亏,虽然打死了几个鬼子,但我们也牺牲了几个战友。当时我们正在大树岭合计着第二天怎样把这一队鬼子干掉,突然就接到消息,说鬼子投降了。我们那时也被国民革命军王耀武的部队收了编,成了正规军,也是我们准备大干的时候。

鬼子投降我们可欢喜啦,团长还指定我们去长沙县榔梨镇陶公庙接受鬼子投降。我们一路唱歌,会唱的不会唱的都唱,革命歌、湘剧、花鼓戏,夜歌子都唱。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列队走大马路进城,那个欢喜劲就别提有多痛快啦。一路上老百姓又送吃的又放鞭炮,我们浏阳历来就是爆竹之乡,听说整个县的鞭子都放完了,也不要买了,杂货店老板都特别大方,一箱一箱的放。姑娘们脸上也不要抹灰了,家家户户穿得漂漂亮亮的。

到了陶公庙,鬼子几个队向我们缴械,一下子那个场面我们就控制不住了,方圆几十上百里的老百姓,不管男女老少都拿着锄头扁担,女人甚至还拿着鞋底的,围着鬼子就是乱打。鬼子抱着头,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,好多鬼子真的是被打得满地找牙,满口是血。我们很多战友也控制不住自己,跟着百姓一起揍。连长对天鸣枪几次,才把场面控制住。

你们年轻人现在是无法想象当年鬼子在我们这一块犯了多少罪,坏事做绝呢。烧杀掳抢,强奸妇女,无恶不作。这一带一个村一个乡被杀几百几千人都有。他们还烧房子烧祠堂,故意将牛羊猪赶到庄稼地里,赶着来回跑,糟蹋好多粮食,完了还割下屁股上的肉扬长而去。那些庄稼被他们糟蹋了不知有多少,那些牛羊猪被活活痛死在地里的不知又有多少。想起这些我都恨不得还想再去上一次战场,他们不是人呢……”爷爷说到这些眼冒怒火,有些颤抖。

“爷爷您看,现在的日子好过着呢,您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打仗啦,是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。”看着爷爷有点激动了,我连忙安慰着他。

民革党员们陪抗战老兵邓杏生过生日 

明天就是抗日战争胜利72周年了。我祈祷,充满了硝烟的时代不会再来,但老兵们的历史功绩,永远不会被遗忘!感恩英雄,致敬英雄!感恩和平,祝福祖国!

 

邓秀丽(民革党员,抗战老兵邓杏生之孙女)

写于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夜


本站总点击量:5431976
版权所有 严禁抄袭复制 民革湖南省委主办 长沙民政学院网络中心承办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爱民路35号 邮编:410006
电话:0731-88865066 E_MaiL:snoopy_11a@yahoo.com.cn 技术支持:webmaster@chinaloveweb.com